-

我射在鄰居莊媽媽的體內

2019-03-25

自從搬新家後不久,識得芳鄰莊太太,其夫莊先生乃遠洋客貨船員,因長年飄泊於歐亞海上,兩年左右才返航回家休息月餘。莊太太,年四十餘歲,生的如花似玉,容貌嬌美,皮膚白皙,身材苗條而豐滿,乳隆臀豐,腰似擺柳,走起路來是扭腰搖臀,風情萬千,迷人極了,

其所生一女名素蘭,芳齡十七,長得和其母一模一樣,雖然尚未成年,但已早熟,身材豐滿,隆臀挺胸,不輸其母,現就讀某高中二年級。玉珍與莊太太何美雲女士,在菜市場買菜相識,由點頭之交,進而深談,一個是中年孀婦,一個是中年曠婦,二人由同病相憐,而產生了深厚的友誼,兩家時相往來。

某日中午,文龍因學校放假在家,養母玉珍因愛兒在家,則去美容院做頭髮及購物,吩咐愛子不要出外亂跑,好好看家,她大約五點左右回家燒飯。文龍正聚精會神的看書,門鈴聲響,他去開門一看,原來是莊太太來訪。

「莊媽媽,你好。」「你好,文龍,你媽媽呢?」「媽去洗頭髮和買日用品去了,莊媽媽,你請坐。」「嗯。」莊太太就坐在大沙發的中央。文龍去冰箱倒杯果汁,端給莊太太飲用。

「謝謝。」莊太太用玉手取接,跟著一彎腰。

文龍一看,莊太太玉手白嫩豐肥,十指尖尖,擦著鮮紅色的指甲油,因天氣炎熱,莊太太穿一襲無袖,露胸洋裝,裙子下襬長及膝蓋上三寸左右,短短的有點迷你裙之風味,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,露胸洋裝內雖戴有乳罩,然而白皙的頸項及酥胸連豐滿的乳房,大部份清晰的暴露在外,莊太太接過茶杯後放在茶幾上,擡起白嫩的粉臂,理理下垂的秀髮。

文龍一看,莊太太雪白的腋窩下,叢生一片烏黑濃密的腋毛,他雖已玩過了四個中年美婦,但還是頭一次欣賞如此多腋毛的女人,真是性感極了,看得文龍汗毛根根豎起,全身發熱,陽具突的亢奮起來,忙坐在對面沙發上,兩眼呆視看著莊太太,雙手按在大腿中間的陽具,不發一言。

「文龍,你媽媽幾點鐘回家。」莊太太嬌聲問道。「媽說大概五點左右回來。」莊太太擡起左臂看一下手錶:「啊!現在才一點多,還要三、四個小時嘛!」

「是的,莊媽媽有什?事找我媽媽呢?」

「也沒有什?大事,只是在家無聊,來找你媽媽聊聊天。」「真對不起,媽媽不在家,我陪莊媽媽聊聊天好了。」「嗯,也好。 文龍你今年幾歲?在那裡唸書?」 「莊媽媽,我今年二十歲了,在ㄨㄨ大學念機械系。」文龍口裡應著,但雙眼直視莊太太迷你裙下襬,兩腿中間。此時莊太太的兩條粉腿,有意無意的,微微張開了六、七寸寬,粉紅色的三角褲,上面一層黑影,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,將整個陰戶的輪廓,很明顯的展露在文龍的眼前,看得文龍是魂魄飄蕩,陽具堅挺。「文龍,莊媽媽有件事想跟你談一談。」莊太太此時尚未發現文龍異樣的眼色,又嬌聲道。「是什?事?莊媽媽請講。」說完,擡眼注視著她美麗的嬌靨。「嗯,是這樣的,我看你長得體格健壯,又英俊瀟灑,所以莊媽媽很喜歡你,我想把我唯一的女兒,介紹給你,先交個朋友,有緣的話,再談婚嫁,不知道你的意思怎樣呢?」